植物小志002
檫木

《浙江野花300种精选图谱》春花类002檫木

《浙江野生色叶树200种精选图谱》秋色叶080檫木

《集韵》初戛切,音察。木名。梓属。又槎檫子,果名。《桂海虞衡志》子如锥栗,肉甘而微涩。出自清《康熙字典·木部·十四》,《集韵》则成书于北宋仁宗宝元二年(1039年)。

本种木材浅黄色,材质优良,细致,耐久,用于造船、水车及上等家具。《唐诗的博物学解读 》据此认为唐 李白 《江上吟》:“木兰之枻沙棠舟”中沙棠即为檫木,是造船的好材料,合山海经可以御水之意。

檫木属(Sassafras)是东亚-北美间断分布的植物,仅有三种,其中檫木(Sassafras tzumu)和台湾檫木(Sassafras randaiense)为中国特有。

檫木(Sassafras tzumu)分布在浙江、江苏、安徽、江西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、湖南、湖北、四川、贵州及云南等省区,被《贵州省重点保护树种名录》收录。

檫木别名有檫树(浙江、江西)、南树、山檫(浙江),青檫(安徽),桐梓树、梨火哄(福建),梓木、黄楸树(湖北),刷木(广东封川),花楸树(云南镇雄、四川),鹅脚板(云南威信),半枫樟(广西)等,入药有苗族药名Teb sux pab徒手巴(贵州雷山),天鹅枫(《浙江天目山药植志》),畲药名鸭掌柴(《浙江丽水药物志》)等;

台湾檫木(Sassafras randaiense)则为台湾特有,产台湾中南部(阿里山)。

美洲檫木(Sassafras albidum)分布在北美。美洲檫木的英文名有:Sassafras, white sassafras, filé, gombo fil,CFH上采用的中文名是白檫木(white sassafras),跟种加词意思一致。美洲檫木可能是第一种从北美引入到欧洲的树种,1597年Gerarde的“Herbal”一书就描述过该树。美洲檫木有甜柠檬香味,传说哥伦布平息了海员们的造反后,海员们不愿意继续西行,突然闻到了美洲檫木的香味,意识到离陆地不远了才继续。早期美洲檫木做为药品出口到欧洲,数量甚至超过了烟草。(《你所不了解的植物》)

1887年的2月,正是檫木(Sassafras tzumu)花开时节,当韩尔礼A.Henry在湖北巴东采到2856号标本时,依据在欧洲看到的美洲檫木,鉴定为美洲檫木(当时的拉丁还是Sassafras officinalis)。

A. Henry采于巴东的2856号标本,标记为雌

同年一个中文名为花之安(Ernst Faber)的德国传教士在浙江宁波也采到了356号标本(浙江植物志当年标注为无号,K,发表的原始文献中的确未提及标本号)

E. Faber采于宁波的356号标本

当时认为檫木(Sassafras tzumu)是雌雄异株的(中国植物志也如是描述,FOC认为檫木和台湾檫木是两性花,美洲檫木是单性花),所以发表时采用了合用模式标本。

邱园Kew保存的檫木(Sassafras tzumu)合模式标本

发表的原始文献未提及标本号

另外的文献提及部分标本号及相关标本:E.H.Wilson的64号标本,Maries在江西九江采集的无号标本。直接以华中当地的土话“tzumu”做为种加词命名。

浙江植物志在浙江植物研究简史中将Ernst Faber描述为:药商法贝尔(E.Faber)于1886—1888年在宁波、天台,1891年在舟山、普陀均采集了大批标本。其中有青钱柳、大叶唐松草、檫木、宁波溲疏、天台溲疏、浙闽樱、毛脉槭、老鸦柿、玄参、细叶刺子莞、滴水珠和蕙兰等35种植物的模式标本,许多种以其姓氏为种加词命名。他是在浙江采集模式标本最多的外国人。

药商的说法可能来自于中国植物志中国植物采集简史:E. Faber 英国药商,1865年到香港,在厦门开药店多年;1878-1883年间到罗浮山采集标本;1886年到上海、宁波天台山专门采集;1887年到宜昌、重庆、嘉定、峨眉山采集;1889年到千山;1891年到舟山群岛,普陀采集;总共采集达3000-4000号,送H. F. Hance和Kew园其他人研究,有115新属和新种,新属如花佩菊属Faberia Hemsl.(菊科)、四轮香属Hancea Hemsl.=Hanceola Kudo(唇形科)、水田七属Schizocapsa Hance(蒟蒻薯科)、竹根七属Disporopsis Hance(百合科)、山茴香属Carlesia Dunn(伞形科)。

德国传教士Ernst Faber(1839-1899)

其实Ernst Faber(中文名花之安,又名福柏)主要身份还是19世纪德国基督教礼贤会传教士、汉学家、植物学家。在华35载,先后在香港、广东、上海和青岛等地从事宣教与著述,著作等身,被誉为“19世纪最高深的汉学家”,主要著作有《自西徂东》(又名《文明,中国与基督教》)。

自西徂东

有人称之为晚清影响最大的西书。自1888年至1911年《自西徂东》共发行了54000册,是广学会发行量最大的书籍之一。1898年初,光绪皇帝订阅129种西书,第一种就是《自西徂东》。

作为植物学家的花之安1887年偕同美国传教士赫斐秋(Virgil Chittenden Hart),深入四川峨眉山一带研究植物,采集标本,发现一些新的植物品种,并以其姓氏命名。1888年,赫斐秋根据他们这次考察之旅写成了《华西峨眉山旅行记》一书。花之安还曾协助俄国著名植物学家贝勒编写了《中国植物》,并为该书写了《中国经书中的植物学》一章,于1892年出版。

1898年德国占领青岛后,花之安移居青岛,根据青岛和周边地区植物考察,著有《青岛至崂山植物概况》一书,被1897年至1898年度的《胶州备忘录》所收录。1899年花之安因感染恶性痢疾身亡,死后葬于青岛山东麓的外国人墓地。(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)

台湾檫木则是1908年由日本人草野俊助采自台湾南投的峦大山(Randazan),1911年由早田文藏发表,以地名拉丁化为种加词,1920年归到檫木属(Sassafras)。

另外对于美洲檫木,依北美植物志记载,传统上,阿巴拉契亚“美洲檫木茶(Sassafras Tea)”是通过浸泡根部的树皮而制备的。 它曾被认为是一个让人相对愉悦的饮料。 一些土著居民使用美洲檫木树枝作为咀嚼枝,而美洲檫木树根偶尔用于商业牙膏。 美洲檫木根曾是根汁汽水(root beer)的成分之一; 这种使用现在已被禁止。

然而,2015年李晓斐总主编的《临床常见肝病诊疗进展 》 认为:还有一些草药如欧苍木、欧缬草、欧洲小檗、印度楝、康复力、巴拉圭茶、阿开木果、天芥菜、三指拉瑞阿、美洲檫木及婆婆纳等均可明显地诱导肝病。

Leave a comment